今天是: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| 推荐朋友
纪委
网站首页|概况介绍|通知公告|新闻动态|审计工作|法规制度|专题活动|学习园地|党务公开|资料下载|学院首页
关于调整上海体育学院党风... 10-30
2014年上海体育学院关于开... 12-15
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... 12-01
关于组织学习上海市教卫工... 10-29
关于印发《上海市教卫工作... 10-20
中共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委... 10-13
更多>> 
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!

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清源环路650号 上海体育学院纪委 监察处 审计处
邮编:200438
电话:021-51253040、51253046
传真:51253040

 
学习园地    
 
时代先锋:沈浩
 

永远的守望

——追记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沈浩(下)

小岗村人有句口头禅:有困难,找沈浩!在小岗村人的眼里,沈浩就是他们的“家人”;在沈浩心目中,小岗村也就是他的家。当年父亲去世时,沈浩刚上初中,多年来,他的心中一直存留着作为儿子的缺憾。他曾对妻子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把农民搞富裕了,就相当于让父亲也享福了。”因此,他对小岗村,一直有着赤子的情怀,血脉相连。

沈浩:“我知道农民的难处,他们找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。”

在小岗村,沈浩的房门从来不上锁,不论白天黑夜,乡亲们只要有事找他,随时可以走进他的房间。有村干部看他太辛苦,就让人在他的房门外安装了一扇铁门,想让他多休息一会。他看到后很不高兴,说:“我知道农民的难处,他们找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。”从此,这扇铁门就再也没有锁过。

沈浩与村里的男女老幼都能打成一片。看到别人没被子盖,他就把自己的被子抱去。到农民家,农民吃什么他就吃什么,剩饭剩菜也能吃。他的妻子给他买稍微贵一点的衣服,他不要,说不能与农民有距离。

大包干带头人严金昌说起一件事。2005年夏的一个晚上,雨下得特别大,沈浩想到徐庆山一家还住在三间危房里,爬起来抓起雨伞就往外冲。一路上,天黑路滑,他深一脚浅一脚。鞋子陷到泥里拔不出来,他干脆光着脚,一口气跑到徐庆山家。一进门,看见屋里到处漏雨,房顶上的泥灰一块块往下掉。沈浩跑到床边,急忙把孩子抱在怀里,连声招呼还在发愣的徐庆山两口子:还不快走!

因为这件事,沈浩下定决心,要改善群众的住房条件。他想方设法,四处筹钱,为愿意建新房的村民每家补助两万元,统一样式,上下各两间。2006年春节前,26户村民高高兴兴搬进了新居,徐庆山一家也住进了两层楼房。村民韩庆红、郭平先家就是第一批搬进新居的。他们记得沈浩第一次到他们家时,他家四口人还住着两间小平房,漏雨,外面下多大里面下多大。沈浩看了心里难过,临走时,就把口袋里的半包黄山烟有意留下来了。韩庆红追出门外要还他,沈浩歉意地对他说:就是留给你抽的。房子盖到一半,郭平先交不起剩余的房款了。沈浩就写个条子给承包商,让他们放心盖房,自己担保房款。直到搬家前,他们才把房款凑齐。现在,这两口子住着楼上楼下,还响应沈浩的号召,办起了“农家乐”旅游。2006年,郭平先代表小溪河镇参加了滁州市新农村“百村十镇”妇女骨干培训班,回村后,担任了村妇女协会会长,领头办起了30多人的妇女腰鼓队。大包干带头人关友申说:“我家的房子要垮了,沈浩去我家三趟,动员我盖新房子。”

接着,村里又盖起第二批小区,一百多户农民住上了新房。

村民殷广勇:“我只有一年四季祭祖一样到坟前表示心意了!”

在铜陵财经专科学校读书时,沈浩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先后获得过三好生标兵、优秀学生干部、省级三好生等荣誉称号。1986年7月毕业前,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大学毕业后,他分配至安徽省财政厅工作。在厅机关18年,他坚韧、刚强、充满毅力,以对工作的执着和出色的业绩,赢得了同事们的赞誉。

最初确定要到小岗村去的时候,有朋友劝过他,农村情况复杂,要超脱一点。可是,当他走访完小岗村所有的农民家庭,当他投身到火热的工作之中,他就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一种力量,一种舍身为农民干事的力量。他觉得不把群众带到致富的路上,有愧于人民群众的信任,有愧于党组织的重托。在那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屋里,一张床、一张桌子,陈设是那样简陋,还不如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。当有人问他:“你从省城下来,离开了温暖的小家,没觉得苦吗?”他说:“是吃了不少苦,但看到小岗村一天天在变化,作为一个党员干部,作为一个男人,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,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人生真正能独当一面、干点事业的时间,没有多少年!我能把自己最好的一段时光献给小岗,实实在在地为农民干事,我觉得值!”在一篇日记中,他这样写道:“只要小岗村能够发展规模经营,迈入现代农业,小岗农民都能过上富裕的日子,我死而无憾!”

2008年3月,石马村、严岗村合并到了小岗村。殷广勇家就是合并过来的。殷广勇是个孤儿,今年58岁了。他有两个儿子,一个七岁、一个五岁,妻子有智障。殷广勇清楚地记得沈浩第一次去他家的情景。沈浩带了一桶油和200元钱,问寒问暖,对他说:“不能让孩子饿着,给孩子吃三顿饭。”在此之前,殷广勇家一天只吃两顿饭,还得靠左邻右舍接济。

临走时,沈浩让殷广勇有困难去找他。

过了几天,沈浩带了6斤油炸花生米又去殷广勇家,动员殷广勇把大孩子送去上学,学费全免。殷广勇家住的三间小平房是十多年前他自己盖的,因为没有钱,有点偷工减料的意思,如今墙裂着大缝,西头漏雨,还没有窗户。沈浩告诉他,村里正在想办法解决他的房子问题。

有一天,殷广勇见家里粮食只剩10斤左右,便急着去找沈浩。一进村委会大门,就大呼小叫:沈浩,沈浩。第二天,沈浩就亲自给他送去一袋米。沈浩一共到殷广勇家4次。第四次,他买了香蕉、花生糖给孩子吃。殷广勇流着泪说:“我的上辈也不能对我这样啊。”

村党委副书记赵家龙说,去年腊月二十九,阴天,刮着小风,特冷。沈浩带着他一起去慰问殷广勇。沈浩示意赵家龙站在西北角,这样,就可以在上风口为殷广勇一家挡点风。这个细节让赵家龙感动不已,沈浩平时大大咧咧,没想到对群众是那么心细!

殷广勇站在自己家门口,一件件诉说着沈浩对他家的关怀。他家那辆价值两千多元的电瓶三轮车是沈浩给钱买的,让他接送孩子、运送粮食用;殷广勇家已纳入低保范畴,每人一年有800元的补助;村里给米、油等。大包干带头人、村委会副主任关友江告诉记者:沈浩已跟他们商量过,待村里敬老院竣工,就让殷广勇家和五保户们一起搬过去。

沈浩下葬那天,殷广勇背着拉着两个孩子赶了去,因为人多挤不进去,就在人群外磕了仨头。他说:“我一生一世也忘不了,早知道这样,我宁愿拿我的命去换他的命。”去年农历十月初一,是当地悼念亡人的日子,殷广勇以给孩子买油为由,找人借了二十元钱,买了鞭炮、草纸,带着两个孩子去给沈浩上坟。在坟前,他对沈浩说:“你是救命恩人,这一生一世不能把你忘了,现在你走了,我只有一年四季祭祖一样到坟前表示心意了。”殷广勇对记者说,如果不去,心里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,哪怕只是烧一张纸呢,心里才踏实。

86岁邱世兰:“就连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这样好啊!”

村党委副书记张秀华介绍,一天,沈浩突然问他,杨玉流的情况你了解吗?张秀华如实回答“不知道”。沈浩便简要介绍了原石马村杨玉流身患尿毒症的情况,叮嘱他:“你要多跑哇!”不久,村里给杨玉流办了大病救助,又调整了低保档次。过了几天,沈浩又告诉他,杨玉流家前边有个叫刘中兴的,房子漏雨,要动员他搬出来。当沈浩带领村干部会同县民政局的同志赶到他家时,刘中兴激动地说:我们家这点小事你还惦记着?

对群众有感情、有爱心,处处为群众着想,这是沈浩的另一面。

党委书记助理、大学生汪静静一直记得这样一件事:有年冬天,她和沈浩在路上看到一个智障小伙子,只穿一件大裤衩,沈浩见了,便把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了。关友江说,一个五保户生病,去看病钱不够,找到沈浩,沈浩便写个条子,让他去卫生院先看,然后,自己去结账。

大包干带头人吴庭珠的遗孀邱世兰老人已经86岁了,但是身板硬朗,只是背有些驼。老人独住一屋,独自生活,还下地拾柴,干些轻便农活。她家门前不远处横着一棵放倒的大树,老人坐在树干上晒太阳。面对记者,老人不住地念叨着:好人,好人啊,39岁来的,今年45岁了,这个好干部死了喽,忙得家都没回,要把我的命换他就好了!稍停一会,老人接着念叨:明天沈浩就去世一个月了。

那些天,邱世兰老人每天都在念叨着沈浩。“来的干部也不少,但小岗复杂,也干不好啊。”“小岗的一棵大树倒了!”“一不贪污,二不挪用,又不好吃!”老人一句句地说着。“享的是沈浩的福啊!”说这句话时,老人潸然泪下。以前,村里每年给他们大包干带头人家一千斤粮食,自从沈浩来后,这些老人每月都有500元生活费,加上保险公司给的钱,生活有了保障。

老人常坐车去十几里外的小溪河镇买菜和生活用品,那天从镇上回来,坐在村口歇息。沈浩看到了,就用车送老人回家。见老人腰弯得厉害,随后送给老人一根拐杖。“就连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这样好啊!”“你们没见过沈浩吧?你看看沈浩的照片,他就是那个样子。”老人说着,疼爱之情溢于言表。2007年大年三十,沈浩正准备回合肥,一开门,邱世兰老人堵在了门口。老人拉着沈浩的手,非要请他去吃一顿年饭。那天,老人让两个儿媳张罗着做了十一二个菜。那顿饭,饱含了小岗村人对他的一片浓浓深情啊!

女儿10岁时写给爸爸:“别做贪官!”

2004年,沈浩从省财政厅选派去小岗之前,10岁的女儿在自己的一张照片后,这样写道:“我爱你,爸爸。祝你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,还有别做贪官!”沈浩一直记着女儿的话。

沈浩刚上任时,大包干带头人严学昌正开着一辆中巴车跑县城搞运输。沈浩建议他:开通小岗村到合肥的线路。在此之前,这是严学昌根本不敢想的事。沈浩答应帮他“跑跑”。从凤阳县到滁州市再到合肥的有关单位,沈浩开着私家车一趟趟陪着“跑”。省城一位处长一听就笑了:如果村村都跑省城,那么合肥汽车站就盛不下了。但是沈浩不气馁,抓着机会有空就“跑”。2006年11月,小岗到省城的客运线终于“跑”成了。

从沈浩答应帮助办理此事起,严学昌就一直感激不尽。为了表示心意,他曾经给沈浩送过三次礼,但都被拒绝了。第一次是在2005年三四月间,严学昌买了两条烟、两箱酒,晚上送到了沈浩的住处。沈浩笑着说:“老爷子,事情还没为你办成呢,就是办成了也不会收礼。你的事我会记在心里的,你不要多心。农村办事不容易。”临走,沈浩给了严学昌一包烟。第二次是在事情办成之后,严学昌买了两条烟,从院子里抓了两只老母鸡,再一次来到沈浩的住处。可是沈浩对他说:“老严,这礼我不会收的,你要支持我工作,等哪天碰上家常便饭我去你家吃去。”没有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,一直是严学昌的一个心病,去年中秋节前,碰了两次壁的严学昌学聪明了,先打电话,说准备了200个鸡蛋,几只自家养的小公鸡,让沈浩过节带回家去。沈浩在电话里还是一“嘴”严肃:老严,不需要,小公鸡等我回来后去你家吃去,鸡蛋你们自己吃吧!“可是他回来还没有时间来家里吃呢,人就去了。”说到这里,严学昌一脸愧疚的泪水。

从小岗村到合肥的客运线路跑成后,严学昌需要买部新车,可是钱不够,沈浩就帮他担保从信用社贷了一部分。现在,严学昌3个儿子、5个孙子已经有5幢楼了,日子过得相当富裕。严学昌说,如果沈浩在天有灵,他一定会很欣慰的。

2008年春节,沈浩一家回老家过年。饭桌上,沈浩三哥的儿子问他:“小叔,听说明年你们小岗要上不少大项目,能不能介绍点工程给我做做,总比我在外面给别人打工强。”沈浩听了,把筷子一放,严肃地说:“这可不行,组织上把我选派到小岗任职,是让我把小岗经济发展上去,带领小岗人富裕起来,而不是给个人或家人谋取私利。这个忙我不能帮,你们趁早打消这个念头。”一番话,说得全家人无言以对,气氛有点尴尬。守夜时,沈浩对他四哥说:“四哥啊,不是我不想帮家里,是我不能帮。这个口子一开,小岗的乡亲会怎么看我?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做?小岗这几年不容易啊,都是大伙拼出来、累出来的啊。”

“谦:谦逊为本。淡:平淡是真。俭:俭以养德。自:自强自立。礼:以礼待人。正:为人正派。志:以志立身。时:惜时如金。勤:天道酬勤。”这是沈浩记在日记中的话,也正是他所追求与修养的人生箴言啊!

九旬母亲:“我的乖乖要听党的话。”

为了小岗的事业,沈浩克服了家庭困难,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亲情的折磨。

沈浩是个孝子,对母亲的感情很深。他在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道:“母亲教我唱的第一首歌就是‘天大地大,不如党的恩情大’,又怎能忘记父亲临终时的话语,孩子,我们这一家子永远也报不尽党的恩,你一定要好好念书,跟党走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……考上大学了,我是多么高兴,临来时,母亲送我,她没有言语,只是用眼睛看着我,我明白,母亲眼神里包含的内容是什么,她是像父亲一样在叮嘱和寄望于我啊!”自1996年起,老母亲就一直在沈浩家生活。自从去了小岗,沈浩就不能细心侍候老母了。有一次,沈浩借回合肥办事回家看看母亲,才知道老母亲已经住院一周了。妻子怕他分心就没有告诉他。母亲拉着他的手,说:“乖乖,在人家那儿要把人家的事搞好了,把老百姓的事搞好了,我的乖乖要听党的话。”母亲还一直喊沈浩“乖乖”。沈浩看着病床上的母亲,心里酸酸的,眼里湿湿的,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。他大声地对母亲说:等我任期结束,我一定回家,陪着您老人家。

那天,沈浩给母亲梳了头。母亲弯着腰,坚持送他到大门口,看着他上车。

然而,沈浩的心里究竟承受着怎样的苦楚呢?沈浩的四哥沈明儒哽咽着说:“我见五弟流过三次泪。”2004年“五一”前,沈浩给四哥打电话说:“四哥,我刚到小岗,工作千头万绪,担子很重,今后恐怕一两个月都难回家一趟,你弟妹工作又忙,平常老娘一个人在家,我真是放心不下,我想把老娘送回老家,托付给你们照顾。”当沈明儒去接母亲时,沈浩一脸的不舍。临上车时,沈浩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说:“娘,儿子听从组织安排,到凤阳小岗工作了,一时不能回来好好照顾您,请您到我哥那过一段时间,等我任职期满再去接您。”说完,他给母亲磕了一个响头,已是泪流满面。车开走了,他还追着车喊:“老娘,老娘……”

沈浩曾经对朋友说:“六年来,我儿子不像儿子,丈夫不像丈夫,父亲不像父亲,欠家里的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沈浩的妻子王晓勤哭诉说,沈浩在小岗村六年,在小岗过了五个春节。每到大年三十那天,我和女儿都眼巴巴地等他,他说中午就回来,可是每次都等到大晚上,甚至等到大年初一才见到他的身影。六年里,沈浩回合肥没待过100天。女儿说,房子虽然很大,但是总觉得家里冰凉冰凉的。女儿的性格都改变了。王晓勤说,我支持他六年,支持的结果是家庭破裂了,我失去了家,女儿失去了父亲。

女儿的生日是3月7日,妻子的生日是6月7日,他干脆把她们的生日并在3月8日那天一起过。他不知道母亲的生日究竟是哪天,就把母亲的生日定在重阳节。第一个三年任期结束后,因为续留小岗,他把女儿送回到老家萧县读书。2009年3月7日,是女儿沈王一的生日。远离父母的女儿听说父母要来陪她一起过生日,特别高兴。可是左等右盼,直到中午12点,也没见到爸妈的影子。快下午1点了,沈浩和妻子才赶到。简单地吃完饭,一家三口便来到学校操场的草坪上,准备切生日蛋糕。可是女儿还在生气,一句话也不说。沈浩为了哄女儿开心,对她说:女儿,都怪爸爸,爸爸实在是因为工作太忙,快别生气了,看爸爸给你露一手。说完,他竟然在草坪上翻起了跟斗。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几个跟斗翻下来,累得坐在地上直喘粗气。女儿再也忍不住,跑到爸爸面前,哭喊着说:“爸,我想你呀,就是想你。”沈浩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。要进教室上课了,女儿泪眼汪汪,一步三回头。

有一次,女儿病了,需要住院,她很害怕,希望爸爸能在身边。但是沈浩没有及时赶到。后来沈浩到了,女儿气得把头一扭:“我没有爸爸!”沈浩一声不吭,愣在旁边,眼泪“哗”地流了下来。

女儿沈王一说:“他跟我在一起时间很少,有时回来匆匆见一面就走了。他有时带我去玩,就去书店,让我看书,他出去办事,有一次还把我忘在书店了。”

沈浩去世10多天后,美国安徽同乡会会长张文女士在网上看到消息,一定要看看沈浩的家人。当时北京大雪,她在机场等了7个小时,到晚上六七点钟才赶到合肥。原来,2007年,沈浩去美国考察结识了张文女士,那是他唯一一次出国。在美国,他竭力向华人推荐小岗,张文曾经到小岗回访过。张文记忆深刻的是,为了给孩子买玩具,沈浩临走时跳过栏杆越过高速公路,翻到对面,给孩子买了一个MP3。沈王一说,爸爸在美国给她买了一双鞋是39码,而她穿的是36码,他买的衣服大红大绿,土得掉渣。

在县殡仪馆,女儿沈王一不顾一切扑在爸爸的身上,在他冰凉冰凉的脸上亲着、吻着,哭叫着:爸爸你起来!我们一起回家吧!

然而,沈浩已经听不见了。

沈浩爱小岗,小岗的乡亲们也爱他,他永远留在了小岗。

斯人已去,浩气长存!

上一条:林则徐的为政之道
下一条:时代先锋:沈浩
关闭窗口
 
 
 
您好!您是第 位访问的用户

版权信息 © 2013上海体育学院   纪委监察审计处

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399号   电话:+86-21-51253040      传真:51253046